千骨女帝走出须弥庙,站在一颗枯树下,临着滚滚流淌的时间长河,凝视波光粼粼的水面,似乎是想跨入进去。

    再三犹豫之后,她取出一杆君王圣器级别的紫青色长矛,挥手扔出。

    “唰!”

    长矛刚刚飞出须弥庙,脱离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之后,立即遭受恐怖的空间挤压,发出一声爆响,碎裂成数十枚铁块。

    铁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锈,当坠落到时间长河中,已锈成灰烬,仿佛经历了上亿的腐蚀。

    站在远处的张若尘看到这一幕,心猛然一沉。

    太可怕了!

    君王圣器都被挤压得爆碎,更被时间力量腐蚀成灰。

    再强的圣境修士,进入其中,恐怕都是瞬间死亡。

    千骨女帝心生忌惮,以她神境的修为,也选择退回须弥庙。

    突然,她停下脚步,轻声念道:“这里有着大量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只要我吸收一部分,将其掌控,应该就能进入时间长河。”

    女帝就在院中,盘膝坐下,长裙宛如彼岸神花的花瓣铺陈在地,一双纤纤玉手,捏成奇异的姿态,瞬间像是化身为了这片空间的中心,进入悟道的状态。

    一道道规则神纹,将她环绕,浑身散发柔和的光华。

    张若尘盯了她很久,见她如同化为一尊美人石雕,静止不动。

    “女帝一时半刻应该不会醒过来。”

    张若尘绕过女帝,去了须弥庙别的区域探查,寻找猎神的神之星魂。

    “冰火凤凰不是神灵,肯定无法进入须弥庙的核心区域。”

    “日晷,是它从须弥庙中带出去的。当时,日晷会被圣僧,存放在什么地方?”

    走着走着,张若尘惊异的发现,脚下的泥土变成了七彩色。

    他蹲下身,捻起一把泥土,眼中露出喜色,道:“虹土!”

    抬头向远处望去,在乱石枯木之间,看见了一大片七彩色的藤蔓,藤蔓将大半个须弥庙都笼罩。只不过,张若尘是从前门进入庙中,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些七彩藤蔓。

    七彩色的藤蔓,名叫“虹化藤”。

    佛门圣僧圆寂之时,会发生虹化现象,从而使所在的地方,泥土变成虹土,并且生长出虹化藤。

    当初在祖灵界,张若尘见到的冰火凤凰的凤凰巢,是用虹化藤筑成。

    虹化藤应该是她,从须弥庙中挖出去的。

    “没错了,冰火凤凰一定来过这里。”张若尘心中大喜。

    虹化藤点燃后,可以助修士悟道,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可是,张若尘此刻只想寻找猎神的神之星魂,对它没多大兴趣。

    将虹化藤覆盖的这片区域,张若尘仔细寻找了三、四遍,却一无所获。

    张若尘心中的喜意散去,坐到一块石狮断石上,叹道:“看来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冰火凤凰根本没有将猎神的神之星魂放到须弥庙。要么,神之星魂就是留在了原来的时空,没有跟着一起回到过去。”

    张若尘起身,准备返回大殿藏起来,万一被女帝发现,可是有性命之危。

    “咦!”

    忽的,张若尘转过头,看向那片光芒氤氲的虹化藤丛林,露出警惕的眼神,暗暗调动空间力量,结成一道空间之刃,斩了过去。

    “唰!”

    

   眼看就要斩在其中一根酒杯粗的藤蔓上。

    那根藤蔓,忽然浮现出与别的虹化藤截然不同的神性气息,有一粒粒星辰光点散发出来。藤蔓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扭曲一下,避开空间之刃。

    “难道是这株虹化藤,诞生出了灵性和智慧?”

    张若尘露出讶然之色,刚才他发现那根虹化藤的形状纹路发生了变化,以为是有什么自己无法理解的危险隐藏在这里,所以,才会率先发动攻击。

    “不对!这根虹化藤,与别的虹化藤有很大区别。它散发出来的气息,是神的力量,不是佛的力量。”

    张若尘没有立即靠近过去,而是调动出净灭神火防御,又催动真理之心感应。

    顿时,张若尘的双眼,似乎能够穿透时空一般,看见一道长着冰火凤凰羽翼的美丽身影,将一团散发出璀璨星光的光团,埋在了那片七彩虹土中。

    又割破自己的手腕血管,在虹土上面,洒上圣血。

    她似乎在低声说着什么,神情凄楚,可惜张若尘听不见她的声音。

    消耗太大,张若尘双眼剧痛,体内的圣气几乎枯竭,眼前的画面随之消失不见。

    “刚才,那是冰火凤凰?”

    张若尘仔细思考,暗暗猜测,应该是真理之心加上此处的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让他看见了不属于这片时空的画面。

    这种能力让张若尘吃惊。

    若是凭借真理之心、时间奥义、空间奥义,就能看见同一个地点,历史上发生的种种画面,天地间,还有什么隐秘瞒了他?

    可惜,此处的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不属于他,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随心所欲掌握这种能力。

    张若尘来到那根虹化藤旁边,看向藤蔓下方。

    果然,藤蔓下方的泥土,显得更加鲜红,曾被大量血液浇灌。

    张若尘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年祖灵界功德战爆发,祖灵界唯一的神灵“猎神”,肯定是知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临死之前,将自己的神之星魂交给了冰火凤凰,估计是希望冰火凤凰能够凭借它,迅速破境成神,继续支撑祖灵界,守护祖灵界的山河和亿万生灵。

    但,猎神死后,冰火凤凰却没有炼化神之星魂,而是将他的神之星魂带到了须弥庙,种在了虹土下。

    她应该是相信佛门的转世轮回之说,更相信须弥圣僧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将神之星魂种在虹土中,或许有一天猎神可以重新凝聚残留在天地间的神魂,从泥土中长出,获得新生。

    可惜,她的愿望,终究无法实现。

    猎神只有八颗神座星球,更是弱界的神灵,根本无法与昔日的修辰天神那样立于宇宙之巅的神灵相提并论。

    修辰天神即便本体被打碎,神源被毁,神魂也被打碎。

    可是,它花费十万年时间,又让残破的神魂重新凝聚出来。哪怕只是这道神魂,依旧拥有神境巨头的实力。

    猎神差了修辰天神何止十万八千里,随着神躯被罗刹族神灵吃掉,神源被夺走,只剩下神之星魂的他,实际上已经是陨落了!

    冰火凤凰和猎神之间,应该是有一段美好的故事。

    可惜这个故事,没有一个好的结局,显得太凄美了一些。

    猎神惨死,冰火凤凰也陨落,就连他们守护的祖灵界也灰飞烟灭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悲惨。

    除了张若尘,恐怕天地间根本没有修士知晓他们之间的这段故事,也根本不会在乎。这样的悲剧,每一天都在发生。

    整个宇宙的生灵,都充斥着一种无奈。

    张若尘很不想去思考,为何冰火凤凰不炼化猎神的神之星魂,冲击神境,反而将他的神之星魂种在这虹土之下,以自己的血液浇灌,只为为他博取一丝活过来的希望。

    太傻了一些,也太痴了一些。

    她是绝顶的大圣,难道不明白,自己若能破境成神,或许就不会用死了!

    或许正是世间有太多这样足够傻,足够痴的人,所以,才更有人情味,更值得留恋,更让人明白修炼是有意义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张若尘的猜测,还有一种说法,冰火凤凰其实是死在猎神前面。是猎神将她,葬到了凤凰巢,随后去了界外,与罗刹族神灵一战,从而惨死。

    真相早已不可知。

    有的真相,也永远不会被揭开,随着一代人的逝去而逝去。

    张若尘探出手掌,想要抓住那根虹化藤。

    虹化藤再次闪避。

    可惜,它只懂得闪避,与一株灵草没有区别,没有更高的智慧了!

    只是一根虹化藤,早已不是猎神。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它内部蕴含的强大神之星魂魂力,掌控了它,就等于掌握了猎神的神之星魂。炼化了它,能壮大圣魂,能精神力大增,还能调动“猎户八星”的力量,爆发出堪比伪神的战力。

    但,见它躲避,张若尘却心生不忍,终是没有将它炼化。

    张若尘打算将它留给木灵希,毕竟木灵希得到了冰火凤凰的部分传承,或许能够得到它认可。

    “还是靠自己吧,我有龙主的本源神龙火,要将精神力突破到六十九阶应该不是难事。”

    张若尘暂时没有凝聚空间圣意,因为他想到须弥圣僧说过,要凝聚一品圣意,关键在于时间和空间。

    既然要去时间诞生之初,空间还是奇点之时,那么到时候再凝聚也不迟。

    现在就让空间圣意定型,未必是一件好事。

    时间悄然流逝。

    “轰隆。”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将正在淬炼精神力的张若尘惊醒。

    张若尘两只耳朵中流淌出鲜血,以为是千骨女帝有什么大的动作,立即将《六祖释禅图》裹在身上,向大殿外冲去。

    他感受到四面八方,都有浩荡神威涌来,将时空都打得穿透,令时间长河为之震荡。

    在时间长河上,张若尘看到了从修炼以来,最令他震撼的战斗画面,嘴里喃喃自语:“这是……十万年前!”

    诡异的事发生,一直都在前进的须弥庙,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停在了这个时空。

    张若尘心中更惊,这是要干什么?

    停在十万年前干嘛,他只是一个大圣而已,难道还能参与进诸神混战?

    那些神境巨头,随便一个眼神,就能灭他好不好。

    “圣僧,我们赶紧走吧,等我成神,踏入神尊之境,再来这个时空一战也不迟。”张若尘苦笑,如此哀求。

    可惜,须弥庙彻底停下。

    ……

    今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