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长河,宽阔至极,水流滚滚而下。

    向前看,看不见它的源头。

    向后看,看不见它流向何方。

    张若尘知晓,时间长河并非是一条真正的长河,而是存在于冥冥之中,存在于宇宙的每一座大世界,每一个角落。

    眼前之所以,可以看到这么一条长河,多半是因为时间奥义的原因。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有大量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将整座古庙笼罩。正是有它们的存在,所以,自己可以在时间长河中逆流而上,不用担心被空间压碎,被时间磨灭。

    空间奥义是舟,时间奥义是浆。

    须弥圣僧和这座古庙,是用于加强“舟”的稳定性。毕竟,这只“舟”,现在不受张若尘的控制。

    如果将来,张若尘能够达到须弥圣僧的高度,并且掌控了这里的所有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说不定,可以徒步走在时间长河上,任意前往过去和未来。

    “这是不可能的事。”

    须弥圣僧的声音,再次从大殿中传来,道:“修为越高,因果越大,想要跨越时间去往过去、未来,遭受的反噬越强。想要干涉过去、未来,甚至需要付出生命的巨大代价。”

    张若尘重返大殿,须弥圣僧的尸骸依旧盘坐在那里,金光闪闪,却又死气沉沉。

    尸骸中的金光,是从一粒粒光点中爆发出来。

    每一粒金光,都是一颗舍利子。

    任何神灵来到这里,都肯定会无比疯狂,因为,他们知晓须弥圣僧体内的舍利子,堪比佛祖舍利,有无穷妙用,堪称绝世神物。

    张若尘却丝毫没有要挖去舍利子的心思,那是对须弥圣僧的不敬。

    如果须弥圣僧有意将舍利子传给他,舍利子早就自动飞入他体内,何须做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既然圣僧没有这样安排,必有其原因。

    “去往时间诞生之初,也不知需要花费多久时间?”

    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个问题,张若尘不禁一笑。

    明明航行在时间长河上,却在思考时间的长度,岂不是天地间,出现了两个时间?一个是天地的时间,一个是时间奥义开辟出来的时间。

    不再想这些头疼的事,这古庙中,充斥着时间奥义和空间奥义,正好借此机会凝聚时间圣意和空间圣意。

    张若尘目前修炼出来的圣意,一共有八种:

    拳道圣意、掌道圣意、剑道圣意,与五行圣意。

    要同时凝聚时间圣意和空间圣意,那么,圣意的总数,就会达到十种。

    这又是一件挑战不可能的事!

    因为,传说中,一位大圣最多只能修炼出九种圣意。

    “先把第九种空间圣意凝聚出来再说。”

    与

殒神岛主修行的这短时间,张若尘的空间造诣长足进步,加上拥有万分之九十九的空间奥义,要凝聚高品级的空间圣意,对他而言,是再轻松不过的事。

    就在张若尘准备凝聚之时,却震惊的发现,古庙外,传来轻盈脚步声。

    什么情况?

    他很确定,进入石庙后,殒神岛主和宫南风就已经消失。

    因为,两者已经不在同一时空。

    张若尘心中打鼓,只感觉头皮发麻,立即冲进大殿,藏身到那尊骑着白象的佛像后方。有须弥圣僧的佛光照耀,加上须弥庙中空间特殊,就算来者修为再高,应该都难以发现他。

    脚步声,向大殿走来。

    越来越清晰。

    片刻后,张若尘感受到那人走进殿中,并且传来跪地叩拜的细微声音。

    张若尘微微松了一口气,能够跪地向须弥圣僧叩拜,应该不是什么凶物,也不会是自己无法理解的恐怖魔头。

    他小心翼翼探出头,向大殿中望去,随即整个人都怔住。

    跪在大殿中的,是一位身材完美到极致的女子,身上神光流动,肌肤雪白如玉,宛若凌波仙子下凡尘。

    正是千骨女帝,花影轻蝉。

    张若尘彻底松了一口气,正要走出去,但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即缩回了头,背心冒冷汗。

    “不对,我明白了!”

    “此刻我看到的女帝,肯定是她初来须弥庙的时候,是发生在过去,多半是发生在八百年之前的某个时间段。”

    “那个时候的她,根本不认识我,而且也不认识我父皇,不知道什么张若尘,什么明帝。”

    “她见我出现在须弥庙,肯定会因为我体内有不死血族的血脉,直接将我杀死。”

    一位与地狱界有血海深仇的昆仑界神灵,忽然在须弥圣僧的圆寂之地,这么神圣的地方,见到,一个身怀地狱界血脉的大圣,恐怕直接一剑就劈了过来,根本不会给张若尘解释的机会。

    就算解释,想要让她相信,亦是难如登天的事。

    一旦被搜魂,对张若尘的精神和圣魂,必会造成严重损伤。

    虽然张若尘身上有几件可以证明自己的东西,但,还是不敢冒这个险,女帝可不是殒神岛主,她的剑不知杀过多少地狱界修士。

    张若尘更加小心收敛身上的气息。

    同时,他也在心中思考,须弥圣僧应该是专门送他回过去才对,为何女帝能够上这艘“船”?

    难道女帝回过去也有目的?

    据张若尘所知,找到这座古庙的修士,不止有女帝,还有当初祖灵界的那只冰火凤凰。但是,那只冰火凤凰,却并没有出现在古庙中。

    说明,这不是时间倒退,是真的重新开辟出了另一条

时间线。

    张若尘是在起点上“船”,女帝是在中途被接上“船”。

    至于冰火凤凰这些可能来到过须弥庙的修士,则是待在现实的时空中,没能进入这条去往过去的时间线。

    “女帝去过去干什么?难道是专门回到过去,去教年轻时候的自己修炼之道?”

    张若尘曾听女帝这么说过,她说,未来的自己,经常回到过去,传她更深层次的道。还声称自己掌握有三成时间奥义和对抗时间的神器。

    可是,古庙中的时间奥义强度,似乎并没有发生变化。

    她这三成时间奥义,到底是从何处得到?

    这庙中,似乎也不像是有神器的样子。

    不知多久过去,女帝终于站起身来,走出了大殿,随即,外面响起她的轻咦之声,显然是发现了时间长河。

    她自言自语:“须弥庙居然航行在时间长河之上,而且是逆流前行,岂不是,正在回到过去?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见到了未来的自己。”

    她像是想通了什么,顿时,外面响起悦耳动听的浅浅笑声。

    “圣僧啊,圣僧,你带我回过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随着脚步声远去,张若尘才小心翼翼从佛像后方走出,为了以防万一,他打算将大司空和二司空从乾坤界中唤出来。

    万一被女帝发现,他们两个或许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可是,张若尘惊讶的发现,气海中,根本没有乾坤界。

    “看来乾坤界是留在了原来的时空,根本无法去往过去。”

    张若尘想了想,又觉得很正常,须弥圣僧活着的时候,都不可能带着一座大世界回到过去,更何况现在已经圆寂。

    张若尘又查看了一番,发现身上但凡是和空间、时间沾边的器物,包括蕴含内空间的战兵,竟然全部都消失不见。

    幸好准帝品圣意丹还在。

    帝品圣意丹,帮助凝聚圣意。

    准帝品圣意丹,帮助融合圣意。

    张若尘要冲击一品圣意,准帝品圣意丹是必不可少的关键。

    “这下麻烦了,还是小心一点女帝,绝不能让她发现我。”

    张若尘目光投向大殿的石壁上,上面挂了一幅《六祖释禅图》,图上的每一根线条,都是须弥圣僧亲手勾画,与空间脉络契合,是一件空间图宝。

    扯下这幅图,裹在身上,张若尘这次小心翼翼走出大殿,打算去看看女帝去了哪里,在干什么?

    他心中,实在是好奇。

    而且,他也打算在须弥庙中好好的找一找,看看冰火凤凰是不是真的把猎神的神之星魂,藏在了庙中?

    若是能找到,对他冲击精神力六十九阶,会有巨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