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张若尘发现,并不是须弥庙故意停在此处,而是前方的时间长河中,出现了剧烈的能量波动,阻挡了前行之路。

    那股能量中,甚至包括时间奥义。

    比须弥庙中更加强大的时间奥义。

    时间在此处,变得无比紊乱。

    在张若尘的视野中,时间长河很快消失不见,须弥庙悬浮在了漆黑无边的宇宙中。

    一只巨大到无法看尽轮廓的凤凰,从须弥庙的上空飞过,哪怕只是一根羽毛都有千里长。在神力的加持下,一根羽毛散发出来的光芒,就比一颗恒星更明亮。

    张若尘只是向它看了一眼,便是双瞳流血,体内修炼出来的真理规则,断掉了上百万道。

    这是一尊看都不能看的绝世强者!

    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每一缕光芒,都蕴含极致的死亡神力。

    张若尘并不是没有见过神境中的大人物,比如殒神岛主、龙主。

    可是他见到的殒神岛主和龙主,并不是全力以赴战斗的状态,否则,这种级别的强者身上逸散出来的一缕气,就能杀死他无数次。

    张若尘毁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不该好奇,使用真理之眼去看。

    不调动真理规则,或许不会伤得这么惨。

    可是,不调动真理规则,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看不清从上方飞过的是一只凤凰。修为差距之大,无法以言语形容。

    “轰隆。”

    振聋发聩的声音传来,张若尘刚刚恢复过来的耳膜,再次裂开。

    ……

    一场神战,能够打得影响时间长河,可想而知这一战是何等可怕。

    千骨女帝早已从修炼中惊醒,即便以她的修为和心境,脸色都显得颇为苍白,道:“好强的时间奥义波动,难怪能够撼动时间长河。不对……”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时间奥义,留在了过去的时空?”

    张若尘和千骨女帝各自隐藏在须弥庙中的一处角落,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多虑了,正在混战的诸神,根本没有发现须弥庙。

    显然,庙中的空间奥义,发挥了作用。

    “哗!”

    忽然,金色的柔和佛光,照亮整个宇宙空间。

    张若尘那双火辣辣疼痛的双眼,在佛光中快速恢复过来,不再什么都看不见,反而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一道道浑厚的神灵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显得很焦急:“大家一起出手,不要再有所保留,须弥秃驴在破境。”

    一尊背上长着十八对血翼的不死血族神灵,站在一片浩浩荡荡的血云中,身躯高达不知多少万里,道:“阻止他,战!”

    “须弥若是破境成功,地狱界必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一位身上死气比那只凤凰更加厚重的死族老者,如此说道。

    这老者,身材矮小枯瘦,包括皮肤、头发、牙齿……,浑身上下都是蓝色。

    ……

    或许佛光对他不具有攻击性,张若尘终于恢复视觉,在遥远的空间之外,看见了盘膝而坐的须弥圣僧。

    须弥圣僧身下漂浮着一片金色佛云,浑身散发神圣之气。

    在他身后,是千疮百孔的昆仑界。张若尘甚至可

以看见,昆仑界的大陆轮廓,山川脉络,河流线路,还有波光粼粼的海域。

    浑身蓝色的老者,有强大无边的精神力,手持一支笔,在天地间勾画,修改空间脉络,直接调动来了一片星域,压到须弥圣僧头顶,镇压他所在的空间。

    那是一座真正的星域,有大量恒星在里面闪耀,有无数行星在围绕恒星运转。更有一尊尊地狱界神灵,飞落到星域中的恒星上,施展出神通打落下去。

    神通如雨一般降下,击穿须弥圣僧的佛光,将他淹没。

    如此手笔,震撼了张若尘的内心,同时眼中血丝密布,只恨自己太过弱小,连在神威中站起身来的力量都没有,无法参与进这场大战。

    但凡他有一战之力,也要冲上去与须弥圣僧并肩作战。

    张若尘没有注意到的是,从他眼中、耳中流淌出来的血液,滴落到了《六祖释禅图》上。

    图上的六祖,犹如活过来了一般,嘴唇轻动,发出一道道佛音。

    这些佛音,只有张若尘一个人可以听见,但,太过细微,所以被天外传来一道道轰鸣声淹没。

    所谓“六祖”,自然指的是从古至今,佛门诞生的第六位佛祖。

    也是三十万年前的二十四诸天之一。

    “轰隆。”

    如雨一般降落而下的神通,在须弥圣僧的身上,留下了数之不清的伤口。

    浑身散发出浓厚死气的凤凰,一爪撕碎佛云,击在须弥圣僧的头顶,打得他的头盖骨出现裂痕,嘴、鼻、耳、眼,七窍皆在淌血。

    “噗嗤。”

    背上长着十八对血翼的不死血族神灵,打出一杆神器级别的长矛,击穿须弥圣僧的腹部,打碎了他的金身。

    长矛,从须弥圣僧的背部飞出去,拖出一长串金色的鲜血。

    那位不死血族神灵,衣袖一卷,所有金色佛血尽数吞入腹中,嘴里发出长笑之声。

    但是圣僧未死,残躯依旧盘坐虚空,挡在破破烂烂的昆仑界前方。

    千骨女帝双眼涕泪,忍无可忍,即便明知必死无疑,依旧化为一道神光,向须弥庙外冲去。

    还未冲出庙门,一道神劲气浪从远处涌来,拍打在她身上,将她打得倒飞而回,摔入进了大殿中,发出一声闷响。

    强如女帝,在这种级别的神战中,依旧弱小得如同稻草人。

    虽然早就已经知晓,这一战的结局,张若尘却依旧悲痛万分,前所未有的渴望强大的力量。

    “须弥,别再挣扎了,看我先吞噬了你的时间奥义,从此之后,宇宙的时间由我修辰来执掌。”

    镇压在须弥圣僧头顶上方的星空中,一颗恒星上,飞出一道明亮的光点。

    此神,张若尘再熟悉不过,正是修辰天神。

    十万年前的修辰天神,并不是一道神魂之体,而是修罗族神灵中,最顶尖级别的存在。它飞落而下,天地间的时间印记光点自动显现出来,化为一座明亮至极的时间之海。

    这座时间之海散发出来的光华,比那只凤凰都弱不了太多。

    修辰天神的嘴里,吐出一枚神珠。

    神珠悬浮在时间之海的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须弥圣僧身上逸散出来的时

间奥义,源源不断吸收过去。

    一边吸收时间奥义,修辰天神一边长笑:“本神将神源炼成了一件神器,时间源珠,就是用来对付你,吞噬你的时间奥义。”

    “从此之后,世间不再有须弥,只有修辰天神,不,本神的称号该改为时间之主。得到你拥有的所有时间奥义,将是我冲击修罗族第一强者的最大依仗。”

    看到修辰天神如此嚣张的模样,张若尘便是怒火万丈。

    修辰天神的实力的确强大,能夺取须弥圣僧的时间奥义,但是它居然敢自称什么时间之主,若不是在十万年后亲眼见过它被血绝战神毒打,张若尘怕是就信了!

    愤怒间,张若尘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居然抵挡住了各方传来的神威,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自己更没注意到的事,身体正被《六祖释禅图》散发出来的佛光笼罩。

    “战!”

    旁边的大殿中,响起女帝的一声长啸。

    紧接着,让张若尘惊掉下巴的一幕出现。只见,须弥圣僧的残破身躯,竟然从殿中走了出来,身上佛光四射,神威浩荡。

    不对!

    不是须弥圣僧,是千骨女帝。

    张若尘在须弥圣僧这具尸身的眉心,看见了变得只有蚂蚁大小的千骨女帝。尸身的眉心,有明亮的佛光浮现,将她的身体隐藏。

    张若尘若不是知晓圣僧已死,仔细看了一眼,说不一定真会被吓住。

    “女帝这手段有些厉害,也不知是什么秘术?莫非是要驾驭圣僧的尸骸,征战那些神境中的超级巨头?如此一来,这片时空中,岂不是出现了两位圣僧?一位活着,一位已经死去。”

    张若尘的目光,投向远处被一片星空镇压,被时间之海吞噬的那位须弥圣僧,发现圣僧的周围空间中,浮现出一团团光芒。

    每一团光芒中,都绽放出一朵佛莲。

    化为一片花海。

    整个宇宙空间中,响起浩荡的佛音,像是从古至今的所有僧人,全部都坐在一起,诵念经卷,声音忽远忽近。

    有一道道模糊的佛影,在星空中显现出来。

    有的佛影巨大,一只佛手,都比悬浮在须弥圣僧头顶的星空更大。有的佛影,只有正常人类大小,盘膝而坐。

    须弥圣僧身上爆发出来的佛光,每一瞬间,都比上一瞬间,明亮十倍。

    只听见修辰天神一声惊呼:“不好,须弥终究还是破入那个境界了,万佛朝宗,佛祖出世,第七位佛祖……啊……”

    “嘭!”

    随着一道惨叫声响起,时间之海和修辰天神被须弥圣僧袖中飞出的日晷,碾碎成了齑粉。

    即便修辰天神的本体是时间神玉,也抵挡不住达到佛祖层次的须弥圣僧的一击。

    随着修辰天神被碾杀,那颗位于时间之海中心的时间源珠,被日晷轰飞,向须弥庙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

    要知道,这颗时间源珠是修辰天神以自己的神源,炼制成的神器,更是吸收了大量时间奥义,可谓世间至宝。

    “唰!”

    “唰!”

    ……

    数尊地狱界的神灵,从恒星上飞出,追着时间源珠,向须弥庙所在的方位急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