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浑身蓝色的老者显得颇为镇定,道:“须弥伤势严重,就算破境又如何,大家不用惧他。”

    “万佛朝宗”的异象呈现出来,逼得地狱界诸神不得不全力以赴发动攻击,联手祭出一件又一件神器,要将须弥圣僧杀死在破境后的那一瞬间。

    追向时间源珠的地狱界神灵,只有三尊。

    其中一尊,正是地煞鬼城之主,鬼主。

    另外两尊身上爆发出来的神力波动,不在鬼主之下。一位笼罩在浓密的血云中,身躯十万里,背上十二对血翼。

    血翼如同二十四片血红色的大陆,在宇宙空间中展开。

    另一位来自石族,像是一头石牛,但是,长着比身体还要长的尖锐尾巴,脚下踩着四团白色火云。

    他们先前各自坐镇一颗恒星,助蓝色老者一起,镇压须弥圣僧的空间力量,防止地狱界的诸神被须弥圣僧拖入虚无空间的深渊。

    此刻,三尊神境巨头,却对时间源珠产生浓厚兴趣,欲要夺取。

    随着时间源珠向须弥庙所在的方位飞来,带来海量时间奥义。

    顿时,原本消失了的时间长河,在张若尘的视野中,再次显现出来。

    “哗啦啦。”

    时间流动,像水流的声音。

    须弥庙发生轻微的震动,仿佛又有启程,离开这个时间节点,去往更加古老的过去。

    这一切,都是受时间源珠,和时间源珠内部的时间奥义的影响。

    张若尘心中猛然一震,恍然大悟,明白了所有一切,目光盯向女帝,大喝一声:“赶紧去夺取时间源珠,圣僧的时间奥义绝不能落入这三尊地狱界神灵的手中。”

    千骨女帝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惊住,目光投向从隐藏中走出的张若尘。

    她的一双眼神,先是惊异,随后缓缓变得平静,继而对张若尘露出深深的敬意。那模样,仿佛就要跪地叩拜张若尘。

    没有太多言语,千骨女帝驾驭须弥圣僧的尸身,冲出了须弥庙。

    “女帝不愧是女帝,心境不是寻常修士可比,我的突然出现,她居然只是一瞬间惊讶而已,很快就恢复平静。不对,她最后那是什么眼神?”

    张若尘总觉得,女帝最后看他那一眼,充满了敬畏。

    一尊绝代神灵,敬畏一位百枷境大圣?

    张若尘的注意力,全被时间源珠和急速飞来的三尊地狱界神境巨头吸引,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根本没有注意到,此刻《六祖释禅图》散发出来的佛光,将他完全笼罩。

    那些佛光,汇聚成六祖了模样。

    在千骨女帝的视野中,根本看不见张若尘,只能看见金光闪闪的六祖站在面前。自然以为是六祖显灵,在教她该怎么做。

    在须弥庙,在万佛朝宗异象出现的情况下,时空被扭曲,遇到显灵的六祖,似乎并不是无法接受的事。

    六祖,可是佛祖。

    佛祖就算已经陨落,依旧对后世有非同小可的影响。

    张若尘之所以让女帝去夺取时间源珠,是因为知道未来的结局。

    女帝掌握的三成时间奥义和对抗时间的神器,多半就是在这里夺取得到。

    这条去往过去的航线,张若尘能上“船”,是要去修炼一品圣意。

    女帝能够上“船”,则是来到这个时间点,夺取时间奥义。

    一切都是圣僧的安排!

    圣僧不希望,三成时间奥义落入地狱界神灵手中,所以从未来接来了女帝。女帝就是一个中途上“船”,又要中途下“船”的乘客。

    至于张若尘,太弱了,根本没有能力争夺时间奥义。

    张若尘仿佛能够感受到须弥圣僧内心的绝望,因为,但凡是在这个时空,能够找到一位可以授予时间奥义的神灵。圣僧又何必从遥远的未来,将女帝接来?

    说明,在这个时空,圣僧已经不相信任何修士,能相信的修士,却

又没有执掌时间奥义的能力。

    遭遇大批地狱界神灵的围攻,却只有他一人挡在昆仑界前面,就是最好的证明。

    须弥庙下方的时间长河,依旧很不稳定,庙宇左右摇晃,始终无法前行。

    张若尘虽然早就已经知晓未来的结果,心中却依旧极为担心须弥圣僧。可是,随着时间长河的显现出来,他已看不见外面的战场。

    只能看见,一条长河和身下的古庙。

    “哗啦!”

    时空剧烈震荡了一下。

    时间源珠撞破时空,飞到时间长河上。

    一道阴沉而又高亢的神音,从时间源珠的后方传来:“不好,时间源珠要坠入时间长河了,谁来助本座一臂之力,进入时间长河?”

    说话的,是鬼主。

    石牛和那尊背上长着十二对血翼的不死血族神灵,都没有理会鬼主,依旧向前冲刺,欲要追进时间长河。

    鬼主急切的道:“来不及了!再迟,时间源珠必定坠入时间长河,消失在我们的这个时空。谁能助我一臂之力,夺取了时间源珠,奥义分其一半。”

    “罢了,我来助你。”

    石牛激发出一种神通,刹那间,神力大涨,猛然一头撞在了鬼主身上。

    鬼主脚踩漆黑如墨的鬼云,成功追进时间长河。

    与此同时,那尊不死血族神灵,神躯缩小成正常人类大小,背上十二对血翼上浮现出始祖纹路,亦是追进时间长河。

    ……

    站在须弥庙中的张若尘,看不见外面的战场,可是在时间源珠破开时空的一瞬间,却听到了须弥圣僧最后的禅唱声:“我愿散去这一身神力,只为博取一个未来。”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

    张若尘看不见须弥圣僧散去神力守护昆仑界的惨烈模样,可是却能听出这句话中的悲壮,不知不觉间,眼泪直流。

    就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声音响起之时,须弥庙仿佛得到了某种加持,彻底稳定下来,缓缓的动了,向过去开行而去。

    “圣僧散去神力,既是为了守护昆仑,也是在为我打通去往过去的路。”

    “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

    “十万年后,已经陨落的须弥圣僧,根本没有能力带我回到过去。带我回到过去的能量,来自此刻的须弥圣僧。”

    “只有一位佛祖殉道,爆发出来的神力,才能从未来将我接到这里。又从这里,送去远古、冥古、太古……,直到时间诞生之初的地方。”

    张若尘时而哭,时而笑。

    在这一刻,他已明白殒神岛主为何会说“须弥圣僧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更明白了圣僧以身殉道之时说的“我愿散去这一身神力,只为博取一个未来”的意思。

    “圣僧啊,圣僧,你对我的期望太高了,你是佛祖。一位佛祖,怎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位大圣身上?”张若尘泣不成声。

    须弥庙缓缓向前航行。

    “轰隆。”

    时间长河上,爆发出振聋发聩的战斗声,将悲痛中的张若尘惊醒。

    驾驭须弥圣僧尸身的女帝,成功夺取到了时间源珠,但是,却遭到鬼主和不死血族神灵的拦截。

    “须弥,你不是散去一身神力,已经殉道了吗?哈哈,原来你这个秃驴也不老实,居然偷偷躲藏到了时间长河中。”

    鬼主感受到须弥圣僧身上的神力很弱,因此没有一丝惧意,反而动了贪婪之心。

    那尊不死血族神灵,道:“须弥这个老秃驴,肯定是想金蝉脱壳,疗养好伤势,然后卷土重来。既然被我们遇到,就不能让他得逞,将他流放到时间长河中吧,让他自生自灭。”

    鬼主摇头笑道:“与其将他流放,不如将他吞噬。本座吞他的佛魂,佛血归你,如何?”

    

“既然如此,便战吧!”

    不死血族神灵提着一柄战剑,率先向须弥圣僧的尸身攻击过去。

    时间长河的时空结构特殊,即便是鬼主和不死血族神灵的修为,感知能力也下降到极低点,没能看出对面的须弥圣僧是一具尸身。

    而且,他们看不见须弥庙。

    如今的女帝,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即便操控须弥圣僧的尸骸,也难以抗衡鬼主和不死血族神灵这两尊神境巨头,被逼得向须弥庙败退。

    “轰隆。”

    鬼主一掌拍了出去,掌心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弃天鬼纹,随即,有着成千上万道鬼影浮现出来,轰然落在须弥圣僧的尸身上。

    须弥圣僧的尸身,和千骨女帝同时飞了出去。

    身体极小的千骨女帝,坠入进时间长河,被滚滚时间之水冲走,消失在水面。

    飞出去的须弥圣僧尸身,还没有落到水面,便是消失不见。这让鬼主和不死血族的神灵,皆是露出惊异的神色。

    不死血族神灵目光凝重,盯着须弥庙所在的位置,指了过去,道:“我能感应到,那片区域,似乎有空间奥义的波动。要不要追进去?”

    鬼主眼神惊疑不定,有些犹豫。

    时间长河本来就很危险,如今时间长河之上,还出现了一片诡异的秘域,即便是他们这样的神境巨头,也都不敢轻易去闯。

    所谓的秘域,自然就是须弥庙。

    须弥圣僧的尸身,坠落在须弥庙外的废土上,砸出一个深坑。

    张若尘从庙中冲出,看着深坑中须弥圣僧的尸骸,又向时间长河上盯去,想要找到千骨女帝。可是,千骨女帝早已消失,被时间长河冲回了未来。

    “女帝夺取了三成时间奥义,又有时间源珠,应该扛得住时间长河的力量。”张若尘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道念头,不禁又暗骂一声自己愚蠢。

    女帝当然扛住了时间长河的力量,毕竟她在未来活得好好的,而且远比现在强大。

    须弥庙已经开始向更古老的过去航行,但是,速度太慢。

    张若尘站在须弥圣僧尸身的旁边,颇为紧张的望向鬼主和那尊不死血族神灵,担心他们会不顾危险,闯入进须弥庙。

    但是很快,张若尘发现,鬼主和那尊不死血族神灵脸色大变,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

    “拜……拜见六祖,原来你老人家还活着。”

    “拜什么拜,快逃。”

    鬼主被吓得不轻,立即离开时间长河,逃回了原来的时空。

    在时间长河上,遇到六祖,这让两位地狱界神灵心情忐忑,差一点吓破胆,打算逃回去,立即将这个惊天大秘,禀告给命运神殿和黑暗神殿的神尊。

    六祖没死。

    天庭竟然留下了这么可怕的一手底牌,这是要干什么?

    鬼主和不死血族的神灵,越想越怕,打算给诸位神尊提议,暂时休战。

    在没有查清六祖是不是真的陨落之前,这场神战还是不要打下去为妙,千万不能落入天庭的陷阱。

    张若尘愕然,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佛光万丈,身体外围凝成了一尊金身佛影。

    鬼主好歹是鬼族排名第三的鬼城“地煞鬼城”的城主,也太胆小了一些吧!

    只是一道金身佛影,就吓成这样?

    ……

    终究是离开了十万年前,须弥庙向更古老的时代航行而去。

    (这几章,其实可以花费十章、二十章来写,但是想了想,现在不适合写神战,所以就一笔带过了!主要是埋前面一些章节的坑,至少埋了三个以上的坑。

    这些坑,对绝大多数读者来说,可能都已经忘了!但是,做为作者,又必须要交代。

    现在坑埋了,后面推动就很快了!

    如果已经忘了前面的坑的读者,可能看起来会比较茫然,其实可以不管,不会应该后面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