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教堂的祈祷厅,一如既往的昏暗,只有墙上的那些孔洞,才有些许光芒渗入,仿佛夜晚的一颗颗星辰。

    克莱恩坐到不引人瞩目的角落,摘掉高高的礼帽,像一个虔诚信徒般开始祷告。

    他简单提了提罗塞尔已在最后那座陵寝复活的事情,将重点放在了“原始月亮”的污染上,特意强调了那位大帝为了不让体内的“红月”出生于现实世界,主动中断了“黑皇帝”途径“唯一性”和三份序列1非凡特性回归的进程。

    祷告的尾声,克莱恩点明了“亵渎之牌”存在的隐患,并对“母亲”牌和“月亮”牌的下落表示了忧虑。

    其实,罗塞尔只说了要小心“母亲”牌,并未提“月亮”牌,但克莱恩知道“大地”和“月亮”两条途径都曾经属于那位“堕落母神”,所以,谨慎为重,特意加上了“月亮”牌。

    这也是他担心“大地母神”莉莉丝的主要原因。

    和二十二条途径之中的大部分相比,“耕种者”和“月亮”途径的高序列非凡者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们不需要担心原初在自己体内苏醒,不害怕靠近地底会出现“人格分裂”,因为他们拥有的非凡特性并不直接来源于原初,没有相应的精神烙印存在——若直接进入地底,进入“混沌海”,无论是谁,都会遭遇污染,只是程度和表现会有所不同。

    这个优势在古老年代里很可能就是血族始祖莉莉丝相比其余古神更为特殊的原因,毕竟祂不需要分出很大一部分精力去对抗原初苏醒的意志,而那个时候,保护这个世界的无形屏障还足够坚固,能很好地将“堕落母神”等星空旧日阻隔于外,让祂们难以对里面的情况施加太大的影响。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优势渐渐变成了问题。

    地底污染越来越薄弱的同时,无形的屏障也越来越脆弱了,出现了一些裂缝,这种情况下,“大地母神”莉莉丝的处境是越来越困难,因为祂直面的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可怕的“堕落母神”侵蚀——在这方面,死了的最初造物主肯定比不上还活着的“堕落母神”。

    考虑到超越序列的外神对本身所属途径的影响力,克莱恩认为绝对不能在相应的事情上有一点疏忽。

    做完祷告,他又等待了近五分钟,确定没有回应,才站了起来,戴上流浪魔术师的高高礼帽,不快不慢地走出了这座属于黑夜的教堂。

    对他来说,这主要是尽告知义务,至于“黑夜女神”打算怎么做,会不会提醒他一些事情,他完全干涉不了。

    总之,克莱恩只能暂时相信“黑夜女神”知道轻重缓急的区别。

    …………

    贝克兰德,大桥南区,丰收教堂。

    埃姆林.怀特走下属于自己的马车,看了眼被云层和淡雾遮掩的太阳,戴上了半高丝绸礼帽。

    走向教堂门口的途中,他轻轻转动了一下左手戴着的那枚戒指,似乎在以此昭示自己的身份。

    那枚戒指通体呈半透明状,仿佛由淡红琥珀制成,顶端镶嵌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正是埃姆林很久前获得的奖赏:“莉莉丝的指环”。

    ——成为半神后,埃姆林已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这枚戒指附

带的“渴血症”,他每天只需要喝三采血瓶的人类血液,就不会再遭受相应的负面影响,所以,为了体现自己始祖恩眷者的特殊身份,他开始长期佩戴这枚指环。

    进入丰收教堂后,埃姆林自动自觉地摘下了头顶的礼帽。

    这个时候,正等待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布道的卡西米、欧内斯等贝克兰德血族相继站了起来,望着过道上的地面,声音不大地开口道:

    “早上好,伯爵阁下。”

    埃姆林目视前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米斯特拉尔还没来吗?”

    “米斯特拉尔伯爵在家里布置了一个小教堂。”欧内斯简单解释了一句。

    埃姆林没去评价这个行为,只是边向前方走去,边随口道:

    “但举行弥撒的时候,还是得到这里来。”

    他左右看了一眼后又道:

    “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呢?”

    “主教在后面等您,教会的使者到了。”欧内斯控制住脸部的表情,相当恭敬地回答着埃姆林的问题。

    教会的使者……埃姆林转了下左手戴着的淡红指环,走向了教堂后方。

    很快,他在阅读室见到了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和黑发微卷,高鼻深目的教会使者。

    “这位是大主教洛雷托阁下。”乌特拉夫斯基神父向埃姆林介绍道。

    他站在窗户边,几乎挡住了大部分光照。

    “早上好,洛雷托阁下。”埃姆林以大地教会的礼仪回应道。

    洛雷托用比较别扭的鲁恩语笑道:

    “不用称呼我阁下,你虽然不是大主教,但有着大主教的地位,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教会负责贝克兰德血族事务的圣职者、高级执事了。”

    没给埃姆林消化这个消息的时间,洛雷托继续说道:

    “我来贝克兰德,是受宗座的嘱托,将教会内部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当面告诉你。”

    “请讲。”埃姆林按捺住内心的自得,客气说道。

    洛雷托的表情顿时严肃了下来: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是教会的神职人员,还是母神的信徒,只要声称自己获得了神启,都是受到了魔鬼的诱惑,没有例外。

    “如果有谁向你汇报类似的事情,或者你本身得到了神启,请务必尽快告知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并上报给教会。”

    神父之前没提过这一点啊……这个要求听起来很奇怪,就像是在怀疑什么……埃姆林眉头微皱地看了眼窗边的乌特拉夫斯基神父道:

    “主教完全没说过要注意这方面的事情……”

    话音未落,埃姆林突然觉得自己这么说好像是在指责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可急切间又找不到更好的说辞。

    几乎是同时,他明白了洛雷托大主教刚才那番话语的奇怪感在哪里:

    这是告诉所有人,你们感应到的母神很可能不是真正的母神!

    这,简直就像在说,我们血族获得的那些始祖启示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假的,是来自魔鬼或者邪神的……埃姆林眼神微沉,努力维持住风度,不让自己失态。

    这个时候,洛雷托一点

也没介意地笑道:

    “乌特拉夫斯基主教没告诉你是因为他也不知道。”

    神父不知道……刹那之间,埃姆林竟然有点同情乌特拉夫斯基主教,觉得他作为一个弗萨克人,一个后来才改信的圣职者,受到了大地教会其余人员或明或暗的排斥。

    察觉到他眼神的变化,洛雷托又补了一句:

    “那是因为他是神眷者,不需要在意魔鬼和邪神的诱惑。”

    乌特拉夫斯基主教跟着点了点头,语气平和地说道:

    “母神的启示就在祂的圣典里,在那一条条教义中,除此之外,都是邪说。”

    埃姆林略感疑惑,但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遂“嗯”了一声,对洛雷托道:

    “那需要注意的第二点是什么?”

    洛雷托让表情回归了严肃:

    “如果你收到了神谕,不要盲目相信,请立刻向乌特拉夫斯基主教寻求确认。”

    “为什么?”埃姆林愈发不解。

    这几乎是在告诉他,会回应他的都是邪神或者魔鬼。

    洛雷托斟酌了下语言,详细解释道: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邪恶的存在,祂们会冒充神灵,蛊惑神职人员,诱骗信徒。

    “因为我们大地母神教会主要的两条途径都和生命有关,所以,受到的影响比其他教会要严重,时不时就会有人走上歧途,尝试禁忌的生命实验,一点点堕落。

    “为了遏制这样的趋势,我们从很早开始就在母神的意志引导下,改组了教会,确立了神恩者和神眷者这两大体系。”

    神恩者和神眷者……埃姆林对大地教会的了解仅限于圣典和部分经文上的内容,一时听得有点茫然。

    他从来没主动向乌特拉夫斯基神父询问过有关大地教会的问题。

    洛雷托看了埃姆林一眼,微微点头道:

    “神恩者是指‘大地’和‘月亮’两条途径内受到母神恩宠的神职人员,神眷者是指来自外部来自其他途径的母神眷顾者。

    “后者受到魔鬼和邪神的影响较少,可以帮助我们鉴别神谕的真假。

    “在这样的前提下,哪怕是宗座颁布的谕令,也必须有至少一位神眷者副署,否则可以视作无效。”

    说话间,洛雷托拿出一份文书,展开给埃姆林看,上面的主要内容除了这位大主教刚才讲的那些,就是他接受任命,作为使者的部分。

    文书的末尾,并排着好几个名字,第一个属于大地教会的宗座,主母罗兰,后面一连串都是埃姆林不认识的,只最后那个,他勉强辨认出是乌特拉夫斯基神父。

    神父的字真难看……埃姆林一边暗自嘀咕,一边对神恩和神眷者两大体系产生了强烈的疑惑。

    为什么神眷者更少受到邪神或魔鬼的诱惑?

    为什么他们可以鉴别神谕真假,而神恩者不行?

    思绪电转间,埃姆林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神眷者都不属于“大地”和“月亮”两条途径!

    所以,有问题的不是神恩者,而是这两条途径本身?埃姆林隐约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或许就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