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姆林隐约感觉到“大地”和“月亮”两条非凡途径可能存在一些异常,但没有当面向洛雷托大主教提出这个问题。

    他看起来不会回答……还是等下次塔罗聚会,请教“世界”、“倒吊人”他们……埃姆林边微不可见地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清楚神恩者和神眷者的区别,边暗自嘀咕了两句。

    他没考虑寻求“愚者”先生的解答,是觉得相应的问题也不会太大,没那个必要,毕竟血族的公爵、侯爵、伯爵们都还活得好好的,大地母神教会也没有特别负面的消息流传。

    同时,刚才的猜测也让埃姆林联想到了“原始月亮”这个不知是邪神还是高位恶魔假扮的存在,祂对“月亮”途径有着明显的影响力,曾经让不少向祂祈祷的血族当场失控,变成只知道交配和生殖的怪物。

    埃姆林怀疑,这就是给予假神启、假神谕的邪恶存在之一。

    见他没有多问,洛雷托收起手中的文书,思索了下道:

    “这就是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另外,宗座希望你能在贝克兰德组建起三到五支以血族为核心的非凡小队。”

    “黑夜教会和风暴教会没有意见吗?”埃姆林一向遵纪守法,最多也就去医院偷喝些血液,下意识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洛雷托笑容慈和地说道:

    “这正是他们要求的。

    “随着蒸汽教会的绝大部分势力退出,鲁恩的官方非凡者相当紧缺。

    “虽然黑夜教会和风暴教会也收编了一批不想离开鲁恩的‘机械之心’成员和基层的神职人员,但那终究只是少数,而且他们还得兼顾弗萨克那边的清理和海外独立殖民地教会的维持,所以,希望我们能提供一定的帮助。

    “这对我们在鲁恩传教有不小的好处,不过,你要记住,在这里,我们必须足够克制,不能大肆传教,和残存的蒸汽教会处于同一水准就行了,当然,我们的信徒数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追赶得上现在的蒸汽教会,这需要一代人,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努力。”

    对,保持现在的规模,有一定程度内的发展就足够了……大肆传教多麻烦……埃姆林松了口气,平静回应道:

    “好。”

    …………

    苏尼亚海,“慷慨之城”拜亚姆。

    阿尔杰身穿绣有闪电和海浪符号的主教长袍,戴着一枚金属制成的风暴圣徽,站在海边山脉的峰顶,眺望着岛上森林的另外一边。

    那里的树木少了很多,周围的丘陵、小山则被一一夷平,显露出了一个隐蔽的港口。

    那是曾经属于反抗军的私港,规模肯定没法和拜亚姆的港口比,但也有中等规模,足以维持很多人的生活。

    此时,港口附近已初步建立起来一座风格豪放粗犷的城市,那城市并不大,可能只有拜亚姆五分之一,甚至还不到。

    它的中央并排竖立着两座高塔,一个圆顶,一个尖顶,皆呈奇异的银色,在太阳照耀下反射出了略

显刺目的光芒。

    围绕着这双子塔,铺开了很多条水泥砌成的道路,它们或通向一座座以石头为主材料的建筑,或连接着宽阔的广场和训练场,道旁皆已种上青翠的树木,给人一种蓬勃繁盛的感觉。

    阿尔杰知道,这座城市内目前居住的不只是白银城的居民,还有来自月城的人。

    那些人大量畸形,暂时不太愿意和拜亚姆,以及岛上其余城市的居民接触,只是通过白银城的人采购必要的生活物资。

    据说,他们打算在森林深处修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并且只留下一条通往新白银城的道路。

    “这都是‘愚者’先生的信徒,得慢慢引导他们融入罗思德群岛这个整体……暂时可以先不惊扰那些畸形者,让白银城居民带长相还算正常的部分月城人多来拜亚姆……”阿尔杰认真思索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初步安置好白银城和月城的居民后,他其实已经完成了“愚者”先生给予的任务,但他认为自己距离换取“海神”相关身份、权柄和位格还有很远,所以尽心尽力地处理起了“大迁徙”遗留的各种问题。

    坦白地讲,阿尔杰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愚者”先生不给自己事情做,那样一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功勋。

    而随着新白银城建立,展现出了蓬勃的生机,他又敏锐地多了几分危机感:

    白银城和月城的序列4半神不止一位,并且都是“愚者”先生的忠实信徒,说不定什么时候,“愚者”先生就将“海神”的身份、位格、权柄和力量赐予其中之一了!

    “白银城有两件‘0’级封印物,一位序列3圣者,三位序列4圣者,近十件‘1’级封印物,以及少量能够临时做‘1’级封印物使用的半神非凡特性……月城有三位半神,五件‘1’级封印物和大量的魔药配方……这……”阿尔杰只是略作盘点,就发现这两个属于“愚者”先生的势力强大的有点可怕。

    他们加起来几乎等于四分之一个风暴教会了!

    据阿尔杰这位枢机主教所知,各大正神教会的“0”级封印物数量在五到八件之间,还活跃于地上的天使不超过四位,在这方面确实要比月城加白银城强很多。

    但在“1”级封印物上,在圣者的数量上,正神教会的优势就不是那么大了,尤其后者,更是如此。

    ——在爆发全面战争,上层加大圣者培养力度的情况下,风暴教会现在的圣者数量也才二十位出头。

    “‘海神’教会还没有半神,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海神’出现……而‘愚者’先生座下,还有‘世界’这位天使,有那位‘死亡执政官’,有属于命运途径的天使……有我们这些塔罗聚会里的圣者……”阿尔杰越想越是心惊,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竟然有点迟钝。

    或许是身处其中的关系,他虽然一直有惊叹类似的事情,但直至今天才清晰认知到:

    不知不觉间,“愚者”先生的势力已经发展到了堪比正神教会的程度,就算有一定的差距,也只是

差在漫长历史沉淀出的积累上。

    而这距离阿尔杰加入塔罗会,还没到三年!

    “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了这些变化,肯定不会相信。”阿尔杰在心中感叹了一声,愈发热切地想要为“愚者”先生做点事情,以便尽早攒够化身“海神”需要的贡献。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能真正地将目光投向《天灾之书》,尝试着去完成精灵女王高希纳姆的嘱托了。

    收回目光,阿尔杰又看了眼山脚的拜亚姆,只见这座在之前战争里受损不算太严重的城市已经重新焕发了光彩,又能被称为苏尼亚海上最繁华的都市了。

    此时此刻,风暴教会的牧师、主教、信徒们正配合着新政府的雇员、“海神”教会的人,为贫民窟内的孩子们、没有经济能力的土著们,兴建学校和医院,提供教育、医疗和救济。

    阿尔杰看着道路上来来往往如同蚂蚁的人们,看着色彩鲜艳不同于鲁恩绝大部分地方的建筑群,嘴角略微勾起,又迅速放了下去。

    他眯了眯眼睛,不知在体会着什么,享受着什么。

    就在这时,他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片灰白的雾气。

    随即,他看到了位于雾气中央的古老宫殿和模糊人影,听见了来自“愚者”先生的话语:

    “一个任务,监控一个叫做维尔杜.加西亚的人。”

    伴随这道神谕的,还有大量而庞杂的信息,它们如雨落下,钻入了阿尔杰的脑海,让他知道了维尔杜.加西亚的具体情况。

    这是一位隐藏起来的亚伯拉罕家族成员,最近刚离开迪西郡,前来罗思德群岛。

    “谨遵您的意志。”阿尔杰不惊反喜,恭敬地低头回应道。

    …………

    克莱恩能知道维尔杜.加西亚.亚伯拉罕离开北大陆,奔赴罗思德群岛,是因为多里安.格雷在祷告时提及了这件事情。

    而他很早就清楚,那位叫做维尔杜的人渴望拯救“门”先生,让这位天使之王能回归现实世界。

    克莱恩之所以会让“魔术师”小姐将帮助“门”先生脱困的其中一个仪式告知亚伯拉罕家族的人,是因为双方的信任度还不够——如果隐瞒,或者给出需要狩猎天使才能布置仪式的谎言,亚伯拉罕家族的人肯定会怀疑,会让“魔术师”佛尔思继续联络“门”先生,会尝试着用别的办法通过别的渠道来确认。

    一旦他们发现什么,克莱恩就会对亚伯拉罕家族失去控制,无法提前扼杀风险。

    如果是前些年,克莱恩还不会太担心这方面的问题,但随着末日越来越近,外神们对现实的侵蚀是越来越多,指不定什么时候亚伯拉罕家族就有成员接触到相应的事物或信徒,得到正确的仪式。

    所以,克莱恩认为给出其中那个非常难完成的仪式,可以有效取信亚伯拉罕家族的成员,让他们更进一步地信仰“愚者”先生,变得越来越虔诚,然后,他就可以通过这些虔诚者监控表现出了激进一面的人,掌握他们的轨迹,及时进行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