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狮穹没想到自己小心了一辈子,甚至已经封祖,却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在最后的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他已经悟通时空之秘……”

    狮穹轻声一叹,身体化为尘埃。

    随后,所有圣祖惊骇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变化。

    在记忆中,狮穹从出现在黄昏堡垒正面区域的时候,就已经死亡,之后只是他的尸体在飞行而已。

    众祖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方运。

    方运在前行!

    方运脚踏狼獠,在狼獠都畏惧乱芒气息的时候,方运竟然让狼獠前行。

    在大帝乱芒面前,方运竟然继续前行。

    仿佛在台风之中,一人踏扁舟前行。

    众圣众祖意识到远离方运反而会被乱芒的力量侵蚀,不得不跟上去。

    乱芒那高达百万里的巨大蛇躯盘在天空,宛如一轮暗淡的太阳,光照万世,诸星环绕。

    他周围的时空完全被扭曲,除了方运,甚至连镇狱邪龙都无法清晰看清乱芒的相貌。

    “你竟掌握时空之秘。”乱芒的声音仿佛天言,好似神谕,在虚空之中回荡。

    在听到乱芒声音的一瞬间,众圣众祖全都不由自主地点头,内心没有丝毫地怀疑,甚至也不存在从其他角度思考的可能,仿佛乱芒的话就是圣道规则,就是天地铁律,他说的都是真理。

    不过,众圣众祖随后望向方运,不清楚不清楚他是怎么知道时空之秘的。

    方运却淡然一笑:“时空之秘充满无穷的奥妙,我不敢说掌握,只敢说理解一点点。”

    “您能说说吗?”青祖虽然年纪极大,但却有着寻常圣祖难以企及的好奇心。

    “在我与乱芒的眼中,时间没有连续性,甚至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感觉不到时间。对我们来说,时间不是衡量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只能衡量我们力量能到达什么程度。”方运道。

    众圣众祖听得直皱眉头。

    

 乱芒却轻轻点了一下头,目光中充满赞赏,以及警惕,对强敌的警惕。

    镇狱邪龙陷入沉思,因为他的本体早就晋升不死不灭的境界,他也受到影响。

    方运也不管别人是否理解,继续道:“我可以做个比喻,你们眼前看到的世界,是浑然一体,是一大片空间。而在我与乱芒的眼中,你们眼中的世界,或者用你们能理解的话来说,“这个时间点的世界”被无限压缩。我们眼中,是无数层层叠叠的这样空间片,每一片空间,都相当于你们的一个时间点的整个世界。打个比方,我们眼前的世界,像是一片片馒头片竖直放在眼前。”

    一些人隐约理解了一些,但并不透彻。

    方运继续道:“在这一刻,我和乱芒面对面,我们是处于同一个‘竖直的馒头片’内,因为我们距离太近,我们无论向左转还是向右转,我们正面其实都是在这片‘馒头片’之内。但是,当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比如在宇宙的两端。我突然微微向左转身,那么,我的正对面,还是原本“馒头片”的乱芒吗?当然不是,我面对的,是过去馒头片中的乱芒。”

    众圣众祖不断点头,或多或少都有所理解。

    “比如,这时候,我祭出斩龙台斩过去,会发生什么?”

    众圣众祖甚至没有感应到斩龙刀的出手,甚至也没有感应到斩龙刀的气息,但在方运说完后,他们每个人都感觉方运的气势变了,仿佛在斩灭天地,诛杀至高。

    方运继续说:“这种事,我对狮穹做过,他毫无防备,然后死了。我刚才又对过去馒头片中的乱芒斩了一刀,但是,他眼中的世界和我一样,是由密密麻麻的‘馒头片’组成,过去馒头片里的那个他,已经发现未来馒头片中的我斩向他,所以,他可以在那遥远的距离,转身面向我,提前以天地瞳对抗。所以,我的斩龙刀,在半路被他拦截下来。”

    有的人明白,有的人糊涂。

    帝宇问道:“可是,如此来说,乱芒陛下完全可以转身面对您‘过去的馒头片’,出手杀您,那时候您没有斩龙台,也没有成圣祖,根本无法与他对抗。”

    

   “他已经动手了,我也在抵挡。我过去的敌人,至少三成是被乱芒的意志带动,可以说是一种时空干涉。他最精妙的时空干涉,就是让瘟疫之主提前在进士猎场布局,只为杀我。因为,瘟疫之主有他的血脉。”方运淡然道。

    众圣众祖面露惊色。

    他们突然意识到,别看方运和乱芒现在看上去风轻云淡,实际上,两人现在已经在不同的时空中不断交战,完全超越了正常的战斗认知。

    他们突然瞪大眼睛,开始想象,在过去、现在和未来无数时空之中,有无数的方运与无数的乱芒在战斗,顿时心潮澎湃,充满无限的景仰。

    这是何等的恢宏!

    这才是至尊之战!

    跟这种时空战斗比起来,圣祖们之间的战斗和两个野蛮人肉搏毫无区别。

    一切的战斗在时空之战面前,都暗淡无光。

    镇狱邪龙嘿嘿一笑,道:“你们还是太嫩啊。知道我为什么看到大哥后没敢炸刺儿吗?我就是怕突然冒出不知道来自什么时空的斩龙刀,直接捅死我!”

    众圣众祖心生惭愧。

    天地间的扭曲真空,开始加速扭曲,数量也开始增加。

    帝族三圣无比惊讶,帝宇道:“这就是祖龙陛下与乱芒陛下战斗时候的场面,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见到了。”

    “那么,未来呢?”青祖询问。

    “我遮蔽了我的未来,乱芒亦如此。”方运微微一笑。

    众祖恍然大悟。

    “那么,您能看到我的未来吗?”青祖又问。

    众圣众祖充满好奇。

    “你与我相连。”方运道。

    众圣众祖愣了一下,不断点头。

    至尊的境界与伟力不可想象,任何与他们有联系的人的未来,必然也会被至尊的力量遮蔽。

    但是,他们总觉得方运好像故意遗漏了什么,没有点出那个真正贯穿一切的东西。

    “本帝,不问过去,不求未来,只斩你此刻。”乱芒的声音雄壮至极,诸天齐崩,天地俱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