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出生起,望山君从未完全转过身躯。

    望山君面朝乱芒的方向徐徐转身。

    天地开裂,万物归墟,一种完全不逊于乱芒的浩瀚伟力勃发。

    天空之上,凭空降下连绵山脉,无穷无尽。

    那巨大背影每转身一点,天地间的古岳神峰就增加数倍,那些古岳神峰连成一片,浩伟无上,至高至上。

    众祖众圣有种感觉,一旦望山君全部转过身,天地间将会被密密麻麻的古岳神峰布满,哪怕强如乱芒也会受伤。

    最可怕的是,在望山君出现后,乱芒身上向外散逸的圣力狂暴起来,竟然继续向外涌动,而且方向竟然是方运所在。

    轰……

    乱芒的大世宇宙开裂,再也无法和此方天地融合。

    望山君的万千神岳,与乱芒的诸世黄昏分庭抗礼。

    宛如两座宇宙接壤,好像两个世界即将对撞。

    虚空崩裂,化为混沌真空。

    无数扭曲真空若隐若现,潜伏在混沌真空之中。

    “本帝所得,必属本帝之物!”

    “末日浩劫!”

    乱芒本体的最强祖技降临,他额头的第三只眼睁开。

    那是末日瞳所在。

    但是,在他睁眼的一瞬间,天地间的黄昏突然更加浓烈,那是一种比乱芒的力量更古老的黄昏气息。

    一尊龙形庞然大物出现在天地之间。

    众圣众祖都无法看到那庞然大物的具体所在,只是觉得,那庞然大物无所不在。

    众多大陆覆盖起身,组成龙鳞,每一片龙鳞大陆的上空,都悬浮一颗星辰。

    大荒苍龙。

    苍龙所在,横裂虚空,万物黄昏。

    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生命在急速流失。

    “我的力量……”

    乱芒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身躯。

    他体内的本源力量,包括蕴含不死不灭的伟力,竟然如同咆哮的长河一样喷涌而出,最后全都涌到方运面前。

    万条长河,聚于一点,落在方运手中

    三息之后,乱芒身上不再向外冒出本源伟力。

    方运的手上,多了一块散发着刺目神华的黄昏虚日碎块。

    

  这块黄昏虚日碎块的形状,和当年乱芒在末日殿得到的那块黄昏虚日碎块一模一样,而这块碎块,是方运亲自交给望山君的之一。

    只不过,这块黄昏虚日碎块比之前多了刺目的神华,七彩斑斓的神光宛如有了生命一样,照耀一界。

    所有沐浴在神华中的众圣众祖,都好像吃了大补的祖药,个个欲死欲仙,充满难以言喻的美妙感。

    镇狱邪龙双眼瞪得溜圆,四根爪子颤抖,恨不得冲上去抢走。

    他有种感觉,这块黄昏虚日碎片,就是晋升至尊的契机!

    谁吞噬,谁就能晋升至尊。

    但是,众圣众祖看到难以置信的一幕。

    方运随手把那块黄昏虚日碎片扔出去,虚空一闪,落在大荒苍龙的龙角之上。

    黄昏虚日,便是大荒苍龙的龙角,这些碎片,都属于大荒苍龙。

    在那块碎片与黄昏虚日相合的一瞬间,残破的黄昏虚日快速生长,最终完全恢复。

    “你们该死!该死啊!”

    乱芒的百万里祖体,竟然开始快速缩小,他的双目之中,充满无尽的愤怒。

    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竟然被方运、望山君和大荒苍龙联手算计,其中甚至可能有帝族和龙族插手。

    “多谢两位老友相助。”方运向大荒苍龙与望山君点头致谢。

    望山君似是也轻轻一点头,消失不见。

    大荒苍龙低吼一声,一摆长尾,融入虚空。

    方运欠大荒苍龙的因果,彻底还清。

    包括那些黄昏虚日碎片,包括文曲星。

    短短几息后,乱芒的的祖体便由百万里之高,缩小到万里,依然大如星辰,只是反差太大,气势好似连镇狱邪龙都不如。

    他不死不灭的本源,一部分被大荒苍龙吞噬,弥补了黄昏虚日的缺陷,另一部分,则直接崩溃消散。

    “你绝了本帝的前路!百死莫赎啊!”

    一直压抑愤怒的乱芒大帝,终于彻底暴怒,他周身伟力震荡,全身蛇鳞根根直立,额头中间的竖眼骤然睁开。

    末日瞳宛如一颗淡黄色的太阳,降临世间。

    此物甚至还没有发威,仅仅是展现本体,虚空碎裂。

    在看到末日瞳的一瞬

间,众圣众祖便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们全身一动不动,只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失,自己的身体在风化,自己随时陨落。

    铿……

    一声响彻万界的金属交鸣声响起。

    方运身后,金光万丈,巨大的斩龙台高悬天空,镇封十界,踏灭万古。

    “小黑,你掌斩龙台。”方运道。

    “遵命!”镇狱邪龙兴奋的差点流出口水,用颤抖的爪子接过斩龙台,小心翼翼捧在手中,眼中满是迷醉之色,然后如同抚摸情人的面庞一样,爪尖轻轻地在镇龙座上划过,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火星儿乱溅。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得到斩龙台了。”

    说完,众圣众祖看到目瞪口呆的一幕。

    按理说,斩龙台是至宝,应该用圣念控制,但是,他们看到,镇狱邪龙的前两只爪子抓住斩龙刀,而后让斩龙刀无限变大,他也一样在膨胀。

    真龙巡海,天地之体。

    镇狱邪龙瞬间体长万里,和乱芒一样大小,而斩龙刀也膨胀成为一把万里长的龙形大刀。

    镇狱邪龙握着斩龙刀,没头没脑地劈向乱芒。

    “哈哈哈哈……”镇狱邪龙一边狂笑着,一边乱砍,仿佛疯子一样。

    “真……威武啊。”帝宇终究没敢说真话,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说什么。

    乱芒也有些慌。

    别说封祖,从封圣开始,他就没遇到过这样的敌人。

    关键是,镇狱邪龙的气息,就是稍稍异化的祖龙,他没少在祖龙手里吃亏。

    对祖龙,他内心是有阴影的。

    更何况,现在他已经从不死不灭的境界跌落,已经不再是万界至尊。

    乱芒和镇狱邪龙一样,都是圣祖巅峰。

    哪怕乱芒真实实力比镇狱邪龙高一点,但是,架不住镇狱邪龙一顿猛砍,完全不要命。

    一时间,乱芒不断后退,末日瞳中不断爆射出一道道末日神光,浩劫伟力在天地激荡,四处飞窜,神光缭乱。

    末日瞳根本伤不到有斩龙台护身的镇狱邪龙。

    此时,方运回头望去。

    一团球形神光急速飞来,最终在高空止住,如同花苞一样绽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