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我”

我坐在警察局的椅子上,看着对面两个穿黑白格制服的男人嘴巴交替张合,仿佛在说着什么。

左边那个一脸冷漠,似乎已见过太多的不幸,右边那位还有点青涩,目光里透着些许怜悯。

我并不觉得痛苦,也没后悔自己刺下了那一刀,在那一刻,我甚至觉得自己得到了解脱,那喷到我身上的温热鲜血就如同神灵给予的救赎。

我只后悔年轻的时候为什么要那样狂热地追逐金钱,为此牺牲了尊严、身体和自由。

在警察局的这几天,我得到了足够的安宁,能够深入地去思考这个问题,比过去好多年想的还要透彻:

意志不够坚定,心智不够成熟是我犯下那个错误的根源,但这不意味着它们是全部。

从小到大,我受到的教育都在告诉我,努力和拼搏是为了大的房屋、有充足采光的落地窗、超过三位的仆役、独属于自己的花园草坪、银制或者镶金的餐具、摆满美食的晚宴、回荡着悠扬音乐的舞会,等等,等等。

我看过的报纸、杂志也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只有获得足够的体面,才能称为中产阶级,才是这个王国的支柱,才是高雅的,优秀的,不庸俗的,有品格的,同时具备怜悯和知识的人。

同时,它们也告诉了我什么是体面,体面就是漂亮的裙子,就是根据不同场合搭配的衣物,就是昂贵的护肤品、化妆品,就是精致时尚的女士手包,就是一场音乐会,一餐下午茶,一次充满格调的聚会。

而这一切换算过来就是金镑,金镑,以及金镑。

必须承认,追求更好的生活是每个人的本能,但当一个女孩能接触到的方方面面都是在这么告诉她的时候,当整个社会的主流思潮就是体面、精致和高雅的时候,她的想法很难不被影响。

我不清楚这样的现象叫什么,我只知道,如果这一切得不到改变,像我这样的悲剧必然会继续出现,越来越多。

而那个时候,肯定会有人怒骂:

“看,这些拜金的女郎,她们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下意识间,我转头望向了窗外,看见了美好而繁华的世界,看见了流淌在这个世界中的鲜红血液。

“翠西小姐,你有在听我们说话吗?”一道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来自那位有点青涩的警察先生。

我对他笑了笑,没告诉他我刚才在思考一些哲学方面的问题。

真是可笑啊,一个出卖自己灵魂的拜金女郎竟然会在接受警官询问时思考这么无聊的事情。

那位警察先生点了点头,对我说:

“翠西小姐,接下来你就要准备上庭了,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位律师。

“很抱歉,没有留下那位证人,只有口供,这对你相当不利。”

“没关系。”我平静地对他说道。

我会努力地为自己辩护,也会坦然为犯下的罪行忏悔,只希望将来还能有新的人生。

我想了一下,翘起了嘴角,对两位警官道:

“等待上庭的这段时间里,能帮我从图书馆借几本书吗?

“嗯,《社会思潮与教育现象》……”

这一刻,我看见两位警官有些茫然,还有点,嗯,惊艳。…………

我坐在斑驳长桌的最下方,听见“审判”小姐在讲述乌托邦的事情。

等她说完,我环顾了一圈,低哑着嗓音道:

“这是一个仪式。”

不出预料,我看见“审判”小姐的目光出现了一定的凝固,感觉到“倒吊人”先生、“正义”小姐都望了过来,带着点揣测的意味。

这一刻,我似乎能够猜出他们在想什么:

他们肯定会怀疑这是“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的序列1仪式,而他们早就利用塔罗会的内部交流知道,有序列0真神的情况下,不可能存在序列1。

对于这件事情,我已经预备好了解释,那就是让他们想一想远古太阳神和祂的八大天使之王。

可惜,没有谁提出问题,他们或许已经联想到天使之王们,也或许认为乌托邦涉及的仪式主要是帮助“愚者”先生更进一步复苏。

…………

我看着安静出神的美丽女郎,斟酌了下问道:

“翠西小姐,你的父母居住在哪里?”

“他们已经过世了……”那位灵魂已不属于这里的美丽女郎嗓音有些飘忽地回答道。

我低头记录了一下道:

“你还有别的亲属吗?”

那位女郎转头望向窗外,随口回答道:

“没有……”

我和同事对视了一眼,提高了音量:

“翠西小姐,你有在听我们说话吗?”

对面那位女郎收回目光,对我笑了笑。

她不知在想什么,安静的就像是在夜晚独自绽放的花朵。

这个比喻来自一本诗集,我的兄弟告诉我,读诗能让我更有魅力。

当然,到现在为止,那本诗集给我带来的更多是嘲笑,警察局的同事们都认为这毫无价值。

将上庭的事情告诉对面那位女郎后,我看见她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请求我们帮她去图书馆借几本我听名字都觉得难以读懂的书籍。

那个笑容和书籍的名称结合起来,竟有着难以言喻的美丽。

将翠西小姐送回临时关押室后,我收拾起案件材料,准备去拜访律师,这是早就预约好的事情。

…………

我后靠住椅背,听着“月亮”埃姆林这个家伙描述他的梦境。

经过那位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的“鉴定”,这个梦境并非源于“大地母神”的神启。

这就不得不让人将怀疑的目光投向月亮,投向那位“堕落母神”,然后遭遇污染……我差点被自己的想法逗乐。

作为资深的“占卜家”,解梦大师,我没有谦虚,坦然说出了自己的认知:

“三个可能,一是这梦境在诱导你去探寻什么,追逐什么,并在某种程度上干扰了你的命运,二是这梦境希望你去深入解读它,理解它,然后借此一点点地,难以察觉地侵蚀你,三是你自己为‘美神’之事太过忧虑,于是梦到了最害怕的场景。

“第三个可能不用讲,前面两种可能的应对方法都一样,不去想,不去探究,无必要不离开贝克兰德。”

说完,我看见埃姆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这是他喜欢的处理方式。

…………

“一起凶杀案?”我浏览了下手中的案件资料,用尾音的变化表达出了疑问,“你们应该去请一位大律师。”

我只是一名事务律师,严格来讲根本没资格上庭。

当然,这只是最严格的情况,实际并不存在,只要案子不大,不牵涉刑事法庭,事务律师都是可以上庭提供帮助。

对面那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堆着笑容道:

“乌托邦只是个小城,没有大律师,得去别的地方请。

“而且,这个案子是以防卫过当起诉,刑期很短,涉案金额也不到400镑,可以先放在治安法庭审理,等判定防卫过当不成立,再移交刑事法庭。”

很懂嘛,是想转行做律师?不过正常来说,以防卫过当起诉的凶杀案也得交给刑事法庭,呵呵,这就是小城的好处,很多事情不是那么严格……我想了想,“嗯”了一声:

“那我试一试做无罪辩护。

“另外,请你们尽快安排时间,让我见一见那位翠西小姐。”

翻完刚才的资料,我对这起案子已经有了不小的把握,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位翠西小姐的形象是否能引发同情。

嗯,虽然我的事务律师执照是在外地伪造的,但这不能否定我的职业素养,只是刚好那次考试出现了失误。

…………

班西?维尔杜想去班西?我坐在斑驳长桌最下方,看着向“愚者”先生汇报的“倒吊人”,对事情的发展有些疑惑。

沉迷神秘学,想藉此救出“门”先生的维尔杜确实有一定的理由探寻班西废港,而且,他也在拜亚姆住了差不多半年,接触到班西的资料实属正常……主要问题在于,“倒吊人”之前的监控没有提供相应的征兆,让维尔杜这个行为显得有点突兀……这件事情得提高关注度……我在心里点了下头,听到“愚者”先生吩咐了一句:

“继续监控。”

…………

我在市政广场的喷水池边弹奏着七弦琴,我使用刀叉,切割着牛排,我在教堂内,向信徒们讲述女神的教义,我伸出右手,在一位绅士的殷勤搀扶下,离开了马车,我拿到了期盼已久的新裙子,迫不及待地将它换上,我迈着四条腿,被一个小孩追逐着,我大声笑着,跌跌撞撞地和一条狗玩闹……

突然,我们都震了一下,抬头望向了天空,看见一根根虚幻细密的线从自己身上钻出,延伸向无穷高处,延伸向一片灰白雾气之上,延伸向一座古老的宫殿内,落到了一位笼罩着雾气的高渺身影手中。

这段时间以来,克莱恩的状态一直很奇妙,似乎完全分化为了成千上万的生灵,每一个分身都有自己的意志、想法、认知和命运。

不过,在这众多意识之上,存在一道占据统治地位的主意识,它不断受到各种各样的冲击,似乎随时会被自身形成的意识海洋同化,但最终都坚持了下来,让克莱恩保持住了一定的清醒。

他的本体一直躺在圣阿里安娜教堂的地底,意识时而上升至“源堡”内部,时而沉入体内。

秘偶分身们经历的种种画面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如同一场大量碎片组成的梦境。

打赏 (书币余额:)
数量:
A- 16 A+
返回首页
前往目录
加入书架
我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