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交互

贝克兰德蒸汽列车站,第三站台。

阿尔弗雷德与父母、妹妹交谈了一阵后,抓紧出发前的空隙,离开列车,来到站台上,对一名扈从道:

“给我一根东拜朗烟。”

如果说这些年的经历对他有什么负面影响,那除了精神上的一些煎熬和痛苦,就只剩下几个坏习惯。

抽多了直接用烤制烟叶包裹香料、草药而成的“东拜朗烟”后,阿尔弗雷德已完全不适应北大陆流行的纸烟,认为它们都寡淡,无味,如同掺了水的烈酒。

至于雪茄,他认为这需要一个好的环境来慢慢品尝,并不适合现在。

当然,他的烟瘾并不大,一个“惩戒骑士”有足够的体魄和精神来对抗这方面的影响,阿尔弗雷德之所以到站台上来抽烟,是因为他觉得车厢里太闷,母亲又总是提及自己的婚姻问题。

等到扈从拿出并点燃“东拜朗烟”,阿尔弗雷德将这支外层焦黄近黑的物品凑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

那浓烈的味道浸入了他的身体,让他的精神陡然一振。

这时,他看见一位古典雕塑般的金发男子领着贴身男仆走了过来。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下,露出笑容,抬起右手道:

“希伯特,我以为你不会回东切斯特的。”

来者正是霍尔伯爵的长子,阿尔弗雷德的兄弟,希伯特.霍尔勋爵。

希伯特勾勒出完美符合礼仪的笑容道:

“我只是内阁秘书,不是内阁首席秘书,不会忙碌到连一个周末都没有。”

事实上,他也不会去做内阁首席秘书,他的主要目的是在政府多个部门的不同位置积累经验,构建起属于自己的人脉资源,为将来进入上院做准备。

阿尔弗雷德又抽了口“东拜朗烟”,笑着说道:

“周末愉快。”

目送希伯特进入车厢后,阿尔弗雷德隐约感觉有人在望向这边,做着讨论:

“那辆列车为什么没有乘客等待?”

“它似乎没有坐满。”

“哈哈,那是一辆专列,是一位大人物花费不菲的金镑提前预定好的,我知道,你们可能没见识过类似的情况,但要记住,这在贝克兰德,在康斯顿等大城市,时有发生,那些大人物携带家眷出门时,肯定都跟随着上百名仆人,说不定还有宠物,怎么可能和普通人挤一辆列车……”

“这样啊……”

“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

阿尔弗雷德侧头望了过去,只见第二站台上有几十个穿灰蓝色制服的人隔着未停靠有列车的轨道,悄然打量这边。

双方的距离其实并不小,若非阿尔弗雷德听力出众,肯定没法弄清楚那些人在讨论什么。

“他们是?”阿尔弗雷德侧头询问起自己的副官。

他只能认出那些人穿的制服属于铁路公司。

副官立刻转身,找到负责这个站台的工作人员,询问了一番。

很快,他小跑回来,低声对阿尔弗雷德道:

“将军,他们是来自王国各地的列车调度员,正在贝克兰德接受一个短期培训。”

阿尔弗雷德微微点头,又望了第二站台一眼。那些列车调度员年纪最大的已经头发花白,最小的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多数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不乏鬓角略显斑白者。

…………

苏尼亚海,“慷慨之城”拜亚姆。

维尔杜提着没装什么值钱物品的行李箱,于夜晚乘坐小船,出了港口,登上了一艘海盗船。

——“学徒”途径的序列7并不怎么擅长战斗,而维尔杜虽然有携带神奇物品,但相当害怕负面效果,不到关键时刻不愿意使用,所以,为了规避危险,对海盗缺乏信任的他尽量没带容易引起别人贪欲的东西。

甲板上的海盗扫了维尔杜一眼,啧啧笑道:

“不用害怕,我们都很信守承诺,只要你付够了船票钱,我们肯定不会把你扔到海里去。在这里,你甚至比坐客轮更安全,至少不用担心遇上海盗。”

见维尔杜保持沉默,显得有些害怕,这海盗得意地扔了把钥匙给他:

“甲板上第二层,最里面那个房间。”

维尔杜接住黄铜色的钥匙,进入舱房,爬了层楼梯,沿走廊往最深处行去。

这一层似乎是专为那些因各种各样缘由搭乘海盗船的人准备,维尔杜一路之中,遇到了好几位完全不像海盗的乘客。

他们里面有衣着略显暴露,像是站街女郎的小姐,有肚子凸出,满脸油光的中年男人,也有披风衣,戴礼帽,极为冷峻的年轻男子。

“要住我这里吗?”那女郎见维尔杜望了过来,媚笑着问了一句,也不知是打算顺路做点生意,还是做生意的时候顺便赶个路。

维尔杜没有理睬她,收回目光,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外。

那名轮廓深刻,线条冷硬的年轻男子也停在了斜斜斜对面的门口。

…………

贝克兰德,西区,贝洛托街9号。

“请进。”休从宽大的座椅上直起身体道。

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两名隶属于休那支队伍的军情九处成员走了进来。

“上校,我们对乌托邦的调查有了些收获。”其中一位穿深色夹克的男子将一份报告递给了休。

休心中微惊的同时精神一振:

“是什么?”

那名穿深色夹克的男子简单说道:

“这几天里,我们趁上个任务已经交接的空闲,亲自和通过线人走访了那列蒸汽列车的乘客,在贝克兰德的所有乘客。”

毫无疑问,他指的是那列误停乌托邦的蒸汽列车。

“嗯。”休点了点头,示意属下继续。

穿深夹克的男子指了指报告道:

“我们初步确认,顺利抵达贝克兰德的那些乘客都没有出现异常,精神状态不错,认知也没有问题。

“不过,我们发现了一件事情,当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回到了列车上,据两位乘客讲,他们的同座选择留在乌托邦。

“那是一位热爱旅行和探索的女士,她对陌生的地方有着深切的喜爱,在见识过乌托邦优秀的红酒、甜品和独特的气泡冰茶之后,决定放弃原本的行程,在这座具有独特气质的小城多待一段时间,挖掘出更多的美好。

“这都是那两位乘客和她闲聊时知道的,他们不仅同座,而且还选择了同一家旅馆入住,清晨时有碰过面。

“那家旅馆和我们那位情报人员住的是同一家,叫‘鸢尾花’。”

休缓慢点了下头道:

“调查出那位女士现在的情况了吗?

“她叫什么?”

“没有,我们无法确定她现在是否已离开乌托邦。”另外一位留着小丛山羊胡的军情九处成员回答道,“那两位乘客只知道那位女士叫莫妮卡,不清楚她的姓氏和来历,”

休“嗯”了一声:

“你们之后的任务是调查这位女士的来历,找到她的家人和朋友,确认她是否已经回来。”

“是,上校。”两名军情九处人员行了一礼,退出了休的办公室。

休又认真读了一遍他们提交的报告,无声叹了口气。

比起下属们,她其实更接近乌托邦的真相,已经知道那是一个仪式,与格尔曼.斯帕罗存在一定的联系。

但是,她没法将这个消息报告上去,赚去功勋。

先不提情报来源的问题,休最需要考虑的是格尔曼.斯帕罗是否愿意让这个消息外泄。

或许可以尝试联络格尔曼.斯帕罗,问一问他的意见……休若有所思地收拾好桌面,离开了军情九处。

她换了身装扮后,返回东区和桥区,像个赏金猎人般前往不同的酒吧,从不同的熟人那里搜集各种消息。

这个过程中,她有顺便问一问乌托邦,但没人听说过。

最后,休进了一家位于贝克兰德桥区域的酒吧,坐到吧台高脚凳上,对酒保道:

“最近有什么可疑的人吗?”

“很多人都相当可疑,但他们没有悬赏金。”酒保随口回应了一句。

休围绕这个话题,打探起消息,末了遵照流程问道:

“你听说过乌托邦吗?”

“听说过。”酒保边擦杯子边回答道。

休正审视吧台桌面的目光一点点抬高了。

她看着酒保道:

“你在哪里听说的?”

“之前来了位客人,喝的很节制。”酒保不甚在意地说道,“我向他推销我们的特色调酒,他说他还有事情要做,只能喝一杯啤酒,我称赞了他几句,并问了他来自哪里,他说,乌托邦。”

…………

文德尔刚享用完早餐,就听见门铃被拉响。

通过猫眼,他看见外面是位穿黑白格制服的警察,有点疑惑地打开了大门。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文德尔礼貌地问道。

这栋房屋是他来到贝克兰德后分配的住所,因为他接下来将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定居于这个大都市,接受内部审查和状态监控。

那名警察还很年轻,略有点青涩,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他堆起笑容,对文德尔道:

“你好,我是拜尔斯,一名警察,有起案子想请你出庭作证。”

“什么案子?”文德尔微微皱起了眉头。

那名叫做拜尔斯的年轻警察带着礼貌的笑容道:

“乌托邦的翠西杀人案。”

“……”文德尔的瞳孔瞬间放大。

打赏 (书币余额:)
数量:
A- 16 A+
返回首页
前往目录
加入书架
我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