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半夜惊心

“为什么护送的机密文件会提到乌托邦?

“这个地方有什么特殊?

“……”

文德尔脑海内闪过了一个又一个想法,耳畔仿佛有嗡嗡嗡的声音在回荡。

这一刻,他有种用脑过度后刚刚放松下来的感觉,就跟快要生病了一样。

文德尔迅速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仔细回想了一遍来到乌托邦后的种种经历,发现每件事情的细节都没有一点问题,都是日常生活里可能遭遇的。

唯一让他不太放心的地方在于,自己的抵达太过巧合:

暴风雨导致蒸汽列车临时停站是常有的事情,可停靠的那个站点和他手中的机密文件有关系却绝非巧合可以解释。

文德尔表情沉凝地盯着桌上的机密文件,犹豫着要不要将它拆开,仔细阅读。

或许里面只是顺带提了一句“乌托邦”,我的行为将严重违反内务纪律,或许这就是某位情报人员秘密调查“乌托邦”后的报告,里面的内容将在某种程度上决定我是生存,还是死亡……挣扎了一阵后,文德尔看了眼窗外深沉的夜色,将手伸向了那份文件。

只有活着,才能去考虑是否遭受处分!

下定了决心的文德尔迅速拆开了外面的纸袋,翻阅起里面的机打文件。

读着读着,他的手轻微颤抖了起来,只觉背部一阵冰凉,连燃烧着煤炭的火炉都无法拯救。

无论从哪个方面解读,他手中的这份机密报告都显示乌托邦有问题,整个城镇都有问题。

这或许不是一个存在于现实世界的城镇!

文德尔一阵口干舌燥,仿佛听见了死神拖着镰刀,缓慢靠近自己的脚步声。

他本能就要起身,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盲目做出激烈的反应。

这是因为他感觉窗外的黑暗里,楼上的房间内,门边的走廊中,有一双又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怎么办?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异常发生……这说明如果什么都不知道,是有可能平安迎接天明的……我看过的不少资料显示,贸然表现出自己已知晓周围环境有诡异,只会导致危险提前爆发……可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将命运寄托在幸运上……文德尔回忆起之前经历过的种种危险,迅速有了决断。

他准备即刻返回蒸汽列车,在某种程度上脱离乌托邦。

——那里至少绝大部分是正常人,而城内到处都是危险。

当然,文德尔也不可能就这样冲回去,他必须让自己表现得足够正常,看起来像是因别的缘由才半夜离开旅馆,返回蒸汽列车站。

思绪纷呈间,文德尔收起机密报告,沉稳地站了起来,穿上外套,带好了礼帽。

接着,他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拿着雨伞,坦然走到门口,拧动了把手。

此时的走廊一片幽暗,只两侧各有几盏煤气壁灯散发出不够明亮的光芒,为安静到一根缝衣针落到地上都能听见的环境平添了几分人类的气息。

文德尔迈入走廊时,脚下的木制地板随之发出了轻微的吱嘎声,这在无比清冷寂静的夜晚是那样的明显,传出了很远很远。

微皱了下眉头,文德尔故作寻常地向前迈步,靠近着位于走廊中段的楼梯。

他走得毫无顾忌,完全没有躲躲藏藏的感觉。

眼见楼梯越来越近,他背后突然响起了吱呀的声音。

“先生,你要,去哪里?”一道略显断续的男性嗓音随即传入了文德尔的耳中。

文德尔的身体一下僵住,他缓慢转了回去,看见“服务房”的木门打开,一位侍者走了出来,立于门口的阴影中。

他迅速堆起笑容,语气平静地说道:

“我有重要的物品落在了蒸汽列车上,我怕被人拿走,只好现在就返回。”

说到这里,他小声抱怨了一句:

“旅馆发生了凶杀案,我不想继续待在这里,我完全睡不着了。”

“很抱歉。”那名侍者微微弯腰,做出了回应。

“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的。”文德尔一边点头承诺,一边不再停留,回身走向了楼梯。

或许是因为夜晚的光线暗淡,他走得很小心很谨慎,每一步都像是行于悬崖边缘。

一步,两步,三步……一直警惕着背后侍者的文德尔终于回到了一楼。

此时的旅馆大厅,没有一个人存在,所有物品都藏于黑暗中,被外面的些许光芒照出了模糊的轮廓,就像是一只只择人欲噬的怪物。

文德尔目视前方,穿过幽沉的大厅,抵达了门口。

他刚推门出去,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既像是有老鼠在活动,又仿佛有谁在步伐很轻地靠近这边。

文德尔的后脑一阵发麻,但还是忍住了狂奔而去的冲动,状若寻常地抬头看了眼已然停雨的天空。

然后,他吸了口冰冷清冽的空气,分辨好方向,往蒸汽列车站行去。

他的步伐逐渐加快,看起来像是有点害怕夜晚,迫不及待地想要结束这段行程。

走着走着,文德尔眼角余光看见了一块招牌:

“乌托邦电报局”

电报局……或许可以尝试潜入进去,分别给贝克兰德总部和埃斯科森军事基地拍一封紧急电报,这样就能期待半神们的救援了……如果我真的被困在这里,无法离开,这是唯一的自救方法……文德尔念头一转,不着痕迹地斜走了几步,来到了乌托邦电报局的门口。

他没有急于寻找可供潜入的地方,而是集中精神,侧耳倾听起里面的动作。

他随即听见了断断续续的,较为沉重的呼吸声。

这让文德尔时而觉得里面根本没有人,时而认为不止一个人。

突然,那呼吸声彻底停止了。

这个刹那,文德尔身上所有的汗毛都耸立了起来。

他的直觉告诉他,电报局的大门后,有道身影静静地立在那里!

没有犹豫,文德尔立刻就放弃了拍电报的想法,越过大门,继续前行。

接下来的路途中,哪怕是一阵风吹过,都让文德尔战战兢兢,害怕遭遇未知的危险。

就这样,时间在文德尔的煎熬中一点点流逝着,终于,他回到了蒸汽列车站外面,看见那里大门紧闭,无法进入。

这难不倒文德尔,他先将雨伞交给了提行李的左手,接着绕到侧面,找了处围墙,手掌一按,腾空而起,轻松翻了过去。

双脚稳稳落地后,文德尔稍微松了口气,不快不慢地往前方站台行去。

就在这时,他背后传来了一道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你在这里,做什么?”低沉暗哑的嗓音随即响起。

文德尔的脚趾一下扣紧,背后冷汗直冒。

他没有迟疑,一边时刻准备着动手,一边让身体略显僵硬地一点点转往了后方。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盏式样古典的玻璃马灯,接着才是之前那位站台工作人员。

文德尔吐了口气,颇有点埋怨地说道: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环境,不适合以这种方式出现。

“作为一名绅士,得尽量避免惊吓到他人。”

“我不是绅士。”那位站台工作人员不是太友好地回应道。

文德尔随手指了指站台一角:

“我去盥洗室。”

他早就观察过站台的环境和布置。

“那你,为什么到这边来?”那名工作人员追问道。

“迷路了。”文德尔简洁地回答道。

接着,他不再搭理对方,一步步走向了站台盥洗室。

他的背后,那名工作人员沉默地注视着,没有开口。

这给了文德尔很大的心理压力,但他非常好地保持住了步伐的平稳。

盥洗室内,煤气壁灯照耀下,文德尔用了近一分钟才缓解了身体的紧绷,成功地尿了出来。

回到蒸汽列车上,看着车厢内不同位置处靠躺睡觉的乘客们,文德尔终于找回了一点安全感。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他一直没睡,专注地防备着意外。

就在文德尔对时间的流逝变得迟钝时,天空一点点发亮,驱散了黑暗。

之后的两个小时内,前往乌托邦的旅客们相继返回,有的买了一瓶当地有名的红葡萄酒,有的脸色憔悴,一副宿醉未醒或被人揍了一顿的模样。

文德尔对他们充满警惕,可无法从细节上发现异常。

呜!

终于,汽笛声响起,蒸汽列车沉重而缓慢地由静转动。

哐当哐当的声音回荡中,这辆列车驶离了乌托邦站。

之后,他们又经历了一次天色的暗沉,但幸运的是,没有暴风雨降临,太阳很快就刺破云层,照亮了大地。

对文德尔来说,这一切是那样的正常,从昨晚抵达乌托邦开始到现在都是如此——若非那份机密报告就藏在他的怀里,他肯定不认为乌托邦会存在什么问题。

等到蒸汽列车抵达了下一个站点,也是大家熟悉的站点后,文德尔终于放松下来,脑袋一阵又一阵地抽痛,有种精力消耗过度的感觉。

这时,他将自己在乌托邦的经历快速回顾了一遍。

回顾之中,文德尔的身体突然坐直:

他昨晚借口去盥洗室时,手里有提着行李箱和雨伞,完全不像是蒸汽列车内临时下来的乘客。

而那名站台工作人员竟没有发现这点,或者说,已经发现,却出于未知的目的没有揭穿!

打赏 (书币余额:)
数量:
A- 16 A+
返回首页
前往目录
加入书架
我要打赏